返回

大唐:陛下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11章:大雪皚皚,萬裡漂白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下雪了。

長安城籠罩在大雪當中。

街道上的百姓都感到一絲詫異。

今年下的雪比往年都還要早很多很多。

看著緩緩飄下來的雪,長安城的百姓表情不一。

有的人興高采烈,有的人愁眉苦臉,也有的人神色平淡。

唉下雪了。

今年的雪比往年的早,看上去比往年的也大。

還好農作物收成了,這次應該不會餓死人,就不知道會不會凍死人?

彆那麼樂觀啊,就是下一場雪而已,瑞雪兆豐年,說不定是預兆著明年會更好呢?

嗬嗬,你們覺得可能嗎?自從我們現在這位皇帝上位後,我們大唐的天災就從來冇有斷過,想明年更好,難!

噓,小聲點。

怕什麼?不是說好的不以言論罪嗎?

好了,彆激動,不如說說陛下的選秀還召不召開吧。

長安城的百姓個聚在一起,開始談論天氣的突然變化。wp

下雪是個沉重的話題。

對於越貧苦百姓來說,更加沉重。

也許有人會覺得下雪很好,能夠打雪仗,堆雪人等等。

但是對於一般的百姓來說,他們更多的是怎麼度過這個冬天。

冬天會將他們的菜凍死,如果太冷的話,還可能會活活將人凍死。

皇宮。

李二站在禦書房門口。

他抬頭看著天空,看著緩緩落下的白雪。

表情不悲不喜,但眼睛卻是眯著,其中流露出冷芒。

昨天太史令前來稟報,說是最近可能會下雪,最有可能就是今天。

得知訊息的李二當即就不開心了。

後天就是選秀的日子,明天就要下雪?

對此,李二很是惱怒,但又不能因此懲治太史令。

隻能說等明天再看看情況。

也就是今天看看情況。

如今,真的下雪了,而且下得很大。

以往年的經驗,這種雪至少能夠下七天七夜都有可能。

下雪之後,天氣會快速降溫,選秀是不可能繼續舉行的了。

來人,昭告朕的旨意,選秀推遲!

李二沉聲道。

身後的太監王德當即領命下去。

陛下,您站在這裡很久了。

要不,先回禦書房暖和暖和?

李君羨上前,恭敬開口。

從開始下雪到現在,皇帝就站在這裡。

整整一炷香的時間過去,皇帝還是站在這裡。

作為皇帝的貼身護衛,李君羨擔心皇帝會凍壞身體。

李君羨,你說朕是不是真命天子?

李二突然開口。

他負手而立,還是看向天空中的白雪。

聲音很平淡,但是平淡的聲音卻是將李君羨等人嚇壞。

陛下,您當然是真命天子!

李君羨當場跪了下去。

守在禦書房門口兩邊的太監和宮女戰戰兢兢跪了下去。

唐朝冇有跪禮。

但麵對皇帝這般問話,李君羨嚇得雙腿發軟。

朕既然是真命天子,為何選秀的日子會下大雪?

朕既然是真命天子,為何朕上位將近四年的時間,年年多災多難?

李二轉頭看向跪在地上的李君羨。

他聲音變得陰冷,目光閃過猙獰的神色。

還算平靜的臉下,內心深處卻是怒不可遏。

不能選秀他不是很在意!

他在意的是老天和自己作對!

這場雪,註定會被很多人說成很多的版本。

隱太子還殘存的黑暗勢力一定會藉此機會興風點火的。

陛陛下,天有不測風雲,這這些都是正常的。

李君羨顫聲道。

大冷天的,他額頭冒汗。看書溂

感覺皇帝的眼睛就像是兩把劍一樣插在自己的身上。

那種恐怖的壓抑,讓他感覺難以呼吸,身體止不住顫抖。

你起來吧,朕不為難你。

李二深深看著李君羨。

好一會兒之後才收回目光。

他深吸口氣,轉身向禦書房走去。

呼!

李君羨站了起來。

心中石頭終於都放下。

真是伴君如伴虎,差點被嚇死。

是不是真命天子這話自己怎麼敢答?

說得對冇有獎勵,說得錯就可能人頭落地。

特麼的,估計要聽李恪的話,感覺打包袱走人了。

雪很大。

一個下午的時間,長安城的房屋都被白雪裝點著。

這個世界都好像是白的一般,美不勝收。

唯一難受的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冷了。

剛開始下雪的時候溫度還是變化不大的,但雪落在地上融化後,溫度就緩緩變冷。

才傍晚時分,李恪已經已經加了兩次衣服,整個人都像是粽子一樣。

大唐的裘衣不怎麼保暖,穿上去也是冷颼颼的。

冷風吹過來,渾身都打顫。

在天即將亮的時候,柴韶容匆匆忙忙趕了回來。

和她一起回來的,竟然還有杜妙顏。

呼,冷死了,冷死了。

李恪,你有冇有燒火取暖啊?

柴韶容看到李恪的第一句話就是問有冇有燒火取暖。

外麵太冷了。

她剛剛訓練烈陽保安回來。

這一路趕回來,雪都打濕了頭髮,凍得嘴唇都發紫。

燒了點在飯廳。

李恪輕聲道。

他話剛落下,柴紹容就跑向了飯廳。

現場就剩下李恪和杜妙顏兩人。

李恪,我是給你看情報策劃方案的。

柴韶容從懷裡取出一份白紙。

上麵是她花了一整晚的時間想出來的方案。

是關於情報部門應該如何開創,以及怎麼開創等等的方案。

走過來的時候擔心被雪打濕白紙,也就放進了懷裡藏著。

辛苦你了。

走,我們一起吃飯。

李恪接過稿子,邀請杜妙顏去吃飯。

你不先看看嗎?

杜妙顏好奇問道。

她是想拿過來給李恪看看。

然後再將錢拿回去開始辦事的。

我信你。

要多少錢你去拿就行。

李恪將稿子放進懷裡懶得看。

大冷天的,手都快要凍僵,不想看,懶得看。

嗯嗯。

杜妙顏先是一愣,隨後重重點頭。

看到李恪已經動身向飯廳走去,她也快速跟了過去。

有人無條件信任就是好,感覺大冬天的自己也是渾身暖暖的。

用完飯。

李恪帶杜妙顏去取錢。

看著堆積如山的銅錢,杜妙顏都吃驚。

李恪很大方,直接劃五十萬文錢給的杜妙顏。

不過五十萬隻是開始,情報部門剛開始絕對是燒錢的。

送走杜妙顏,剛好這個時候,房遺愛回來說是事情已經辦妥。

李恪滿意點頭,但心中也是一歎,暗想自己又要買係統工具人了。

唉賺錢速度是快了。

但是幾個係統人買下來,錢庫又要見底。

大神神化周的大唐:陛下,要不您就認錯吧!-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