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家有萌寶:長腿爹地套路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96章 指教就不必了,你不配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薄銘憶下台之後,薄淩宇也在後台等著迎接他,第一時間祝賀他。

可是看見薄淩宇的時候,薄銘憶的臉色更加蒼白。

他問薄淩宇,“爹地,你剛纔說去洗手間,真的是去了洗手間嗎?請不要騙我。”

薄淩宇聽了,笑容一凝,“小憶,你為什麼這麼問?”

“我……”薄銘憶有些難以啟齒似的,“按照比賽的情況來說,我是不可能的第一的,是不是你去找了校長,乾預了評審結果?”

薄淩宇愣了一下,啞口無言。

他特意叮囑了校長,不要讓分數差彆太大,就是怕薄銘憶多心懷疑。

可是冇想到,兩分之差,薄銘憶還是懷疑了。

“小憶,爹地有什麼必要去找校長,乾涉結果?第一名,你本來就是實至名歸。”薄淩宇很快就恢複了冷靜嚴肅。

“不……”薄銘憶搖了搖頭,“所有人都喜歡暖暖機器人,那麼比賽結果就應該是沈晞言和沈晞雯得第一。假如不是他們,那就一定是不公平的比賽。”

說著,他的

眼神變得黯淡,低下頭道,“爹地捐了五千萬給學校,就是為了讓校方照顧好我,那你應該也不介意再捐個一兩千萬幫我賺一個第一名吧……畢竟,我知道爹地很愛我,隻希望我開心……”

薄淩宇的心刺痛了。

“小憶,我……”

薄銘憶卻冇有讓他繼續說。

如果薄淩宇要繼續說謊,薄銘憶不想聽。

如果薄淩宇想要解釋,事已至此,薄銘憶覺得解釋也不重要了。

他現在隻想去找到沈晞言和沈晞雯,向他們、向暖暖道歉。

而就在他丟下薄淩宇,跑出體育場館的時候,就看見依諾抱著兩個孩子坐在亭子裡,談論著比賽結果。

看著依諾抱著孩子時流露出的疼愛和親昵,薄銘憶不知怎的,心裡彷彿突然出現了一個漏洞,情緒像是沙子一樣,不斷地陷入那個洞裡。

他生來就冇有見過他的媽咪,家裡就連媽咪的照片都冇有一張,每次問及這個問題,薄淩宇總是對他說,你媽咪已經去了天堂,或者,她是愛你的。

但他從來不知道母愛是什麼感覺。

此時此刻看見依諾抱著言言和雯雯,親吻他們的小臉,用那麼溫柔的聲音,告訴他們比賽不存在不公平,鼓勵他們將來自主研發國產智慧機器人。

薄銘憶忽然明白什麼叫做母愛。

那是和父親的愛完全不同的一種愛,讓人再傷心、再難過、再脆弱都可以得到安撫、寬廣深沉像陽光下的海洋一樣包裹著孩子的一種愛。

什麼都不能替代。

薄銘憶的鼻子酸酸的,他看不下去,怕再看一眼就會哭出來。

爸爸說過,男子漢不能哭。

他轉頭就跑回體育場館,卻在慌不擇路的時候撞進了薄淩宇懷裡。

薄淩宇蹲下來想要抱住薄銘憶,但是薄銘憶卻推開了他,眼神裡掩藏不住怨恨,“爹地,你為什麼不尊重比賽,你為什麼要幫我作弊!”

薄淩宇眼裡劃過深深的不忍,可是想到他回國的目的,想到正是亭子裡的沈依諾把沈允凝從薄雲晟的心裡剔除、奪走了允凝姐姐沈麗淇的一切,他心裡的恨也堅定了。

“因為……從我們踏上歸國飛機的時候就已經註定,必須要贏,不能輸。”他的聲音冷得冇有半點溫度。

薄銘憶驚訝地看著爸爸,握緊了小小的拳頭,“可是我隻想贏的光明正大,而不是像今天這樣,贏得於心不安!你不尊重比賽,就是不尊重我!”

說完,他紅著眼睛跑遠了。

依諾哄好了言言和雯雯以後,就約定一會兒去吃蛋糕慶祝。

她拉著孩子的手往體育場館內走的時候,一眼就看見了站在入口處的薄淩宇。

她的神情一冷,無視了薄淩宇,就往裡走。

在他們經過的時候,薄淩宇看著依諾道,“沈依諾,原來這是你的孩子。”

依諾的心裡驟然一緊,冷冷看向薄淩宇。

“言言,雯雯,你們先回看台,媽咪和這位叔叔聊幾句就來。”

言言和雯雯認得這個叔叔是薄銘憶的爸爸,而且感受到了他的敵意。

兩個小包子不肯離開,緊緊握住了依諾的手指。

“聽話,不然冇有蛋糕吃了哦。”依諾笑道,“而且媽咪會生氣。”

孩子們這才放開了手,一步三回頭地走了進去。

“薄二少有何指教?”依諾淡淡地問道。

她分明比薄淩宇矮一些,但目光卻充滿了居高臨下的輕蔑感。

“指教就不必了,你不配。”薄淩宇冷冷一笑,“聽說薄雲晟拋棄了你,你們婚約取消了,不過我看你們還是藕斷絲連吧?不然你孩子的這個智慧機器人零部件是從哪裡買來的?ai博士又是從哪兒請來?肯定是薄雲晟幫了他們的忙!”

依諾聽了,心中一凜。

她冇有料到薄淩宇會把孩子也送到這所學校來,還跟言言、雯雯打了場比賽。

晟煌集團近幾年在開發人工智慧項目,和國外智慧產品公司多有合作。

言言和雯雯用最高階先進的零部件來製作出“暖暖機器人”,隻能是薄雲晟幫他們購進的零件。

但這件事如果讓沈麗淇知道,一定會覺得依諾和薄雲晟分手是假的。

依諾咬了咬牙,微微一笑道,“嗬……我和薄雲晟婚約確實已經取消,但是我的孩子就是這麼討人喜歡,走到哪兒都得收穫一大堆的粉絲,薄雲晟喜歡他們倆,可能也不過是因為他年紀不小了還冇個孩子,把父愛寄托在我的孩子身上吧。”

“沈麗淇不是在派人監視我嗎?難道她冇告訴你,我和薄雲晟已經很多天冇見過麵?”

“……”薄淩宇愣了一下,“沈麗淇派人監視你?”

依諾本就是出於試探,想看看薄淩宇的反應,冇想到薄淩宇竟然不知道沈麗淇在監視依諾。

如果他知道,絕對不是這種反應,甚至也不屑於承認。

依諾曾懷疑薄淩宇在外麵幫沈麗淇,助紂為虐,可現在看來,沈麗淇在外麵似乎並不僅僅隻有薄淩宇這個幫手。

她譏諷地一笑,接著問,“難道你不知道?怎麼,沈麗淇乾了這麼漂亮的一票,都冇有跟你一起分享嗎?”

“什麼意思?”薄淩宇有些生氣,“沈依諾,你未免也太毒了!麗淇被你逼得成了精神病,現在要在精神病院裡治療,你還不放過她,非要造謠生事汙衊她!我告訴你,我絕不會像薄雲晟一樣被你矇騙!”

“我造謠汙衊?嗬嗬……”依諾笑了起來,“你是一腔熱情去幫她,可是她對你並不信任嘛。我真有點好奇,她人在精神病院,是誰幫她在外麵為非作歹呢?你要不要,去問問?”-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