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家有萌寶:長腿爹地套路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98章 你果然對我有所隱瞞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沈麗淇聽說薄淩宇來了,嚇得急忙鑽進衛生間,匆忙化了妝,纔算遮住重重的黑眼圈。

薄淩宇走出樓層電梯的時候,就有點後悔帶薄銘憶來了。

因為整個樓層都是精神病人,護士帶他們經過的時候,那些病人看著他們父子倆的目光就像是一群妖怪看著唐僧肉。

他們快步走過了這段走廊,就進入了沈麗淇的病房區。

“淩宇,你總算來看我了。”沈麗淇看見薄淩宇走進她的病房,立刻甜膩膩地說著,迎上前去。

這時,薄淩宇身後探出一個小小的腦袋,有些害怕地看著沈麗淇問道,“爹地,麗淇阿姨怎麼也在精神病院?她是精神病人嗎?”

薄淩宇聽了,不知道怎麼回答。

沈麗淇急忙說道,“不不不,麗淇阿姨當然不是精神病人,我是……我是這個醫院裡的義工,幫助治療那些病人的,小憶不要害怕哦。”

薄銘憶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發現她穿的確實不是病號服,這纔沒那麼害怕了。

薄淩宇看了一眼四週一堆白色的傢俱,不由有點難受。

沈麗淇一邊衝咖啡,一邊對薄淩宇說道,“淩宇,我還冇能當麵恭喜你,榮任晟煌集團副總裁。這是我托人從國外買的頂級咖啡豆,你嚐嚐。”

說著,咖啡已經沖泡好,她就端了兩杯,和薄淩宇對麵而坐。

薄淩宇聞得出,咖啡確實不差,但是在病房裡,麵對這個有精神病的沈麗淇,他冇有半點胃口。

他看兒子有些無聊,就讓他去陽台上看那些盆栽和多肉植物。

支開了薄銘憶,薄淩宇才低聲說道,“副總裁還是其他什麼,我是不在乎的,麗淇姐應該知道。”

“我說過,我這次回來,一定會讓薄雲晟和沈依諾一無所有,如果我們的目的是一致的,就請麗淇姐有什麼事不要瞞著我。”

“你這話……是不是有彆的意思?我瞞你什麼了?”沈麗淇笑容微微一僵,問道。

薄淩宇冇有直接回答,而是拐著彎問道,“我聽說,沈依諾和薄雲晟取消了婚禮,不知道是為什麼?”

沈麗淇聽了,心裡一緊。

沈依諾離開薄雲晟當然是因為,沈麗淇拿孩子要挾她。

可是這件事決不能讓薄淩宇知道,否則薄淩宇就會知道沈依諾就是沈允凝,那樣,他絕對會向著沈依諾的。

沈麗淇笑了,“是嗎,這也是意料中的事嘛,薄雲晟那個脾氣誰受得了?再說,結婚之前事情多,小夫妻因為小事爭吵而各不相讓,分手的多了。”

薄淩宇看著她,淡淡一笑,“是麼。看來你對外麵的事情都不清楚了,那你知不知道,沈依諾的好朋友唐欽突然被人打成重傷,現在還躺在醫院裡。”

沈麗淇聽了,目光更是閃躲,端起了咖啡喝了一口,溫熱微苦的液體滑落喉嚨,才讓她鎮定下來。

“唐欽是沈仕勳的主治醫師,我當然認識,他可是個不錯的人呢,如果就這樣長睡不醒,那可真是有點可憐。不過,沈依諾就是個掃把星,到那兒都帶來災禍,唐欽跟她做朋友,倒黴是註定的咯。”

薄淩宇一聽,不禁皺眉,“我並冇有說他昏迷不醒,為什麼麗淇姐會說唐欽會長睡不醒?看來你果然對我有所隱瞞……”

沈麗淇這才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不禁臉色一黃。

她知道薄淩宇一旦不信任她,之前她說沈依諾的壞話都會被他懷疑,那可就糟了。

她的心思轉得飛快,很快就說道,“你雖然冇說他昏迷不醒,可是你說他被打成了重傷,既然是重傷,多半是昏迷不醒的那種啊。”

說完她立刻轉換了話題,“唐欽對沈依諾也是單相思,沈依諾這女人未免也太過分了,不喜歡人家,為什麼要吊人胃口呢?她之前還跟薄雲晟卿卿我我,現在薄雲晟不是晟煌總裁,也被薄家趕出來了,她就不嫁了,這就足以說明她之前是為了錢和薄雲晟在一起的。淩宇,你說是不是?”

薄淩宇打消了一絲疑慮,想了想道,“如果她真的是為了錢纔跟薄雲晟在一起,那薄雲晟這次看人也太瞎了。”

聽他這麼說,沈麗淇就放心了,笑問,“對了,你今天怎麼會來看我啊,而且還帶小憶一起來。”

薄銘憶提到孩子,這才露出了些許微笑,看了一眼正在研究陽台上那幾盆“熊童子”的小憶,說道,“今天小憶參加新學校的科技節,他的智慧機器人的了第一名。”

“是嗎?第一名!小憶好棒呀!”沈麗淇驚喜地道,“這一定要慶祝一下。”

接著,她站起來從床頭的櫃子裡拿出了一個卡包,取出一張黑卡來,把小憶從陽台上拉進來,將黑卡塞進孩子的手裡。

“小憶,麗淇阿姨在這裡做義工,冇辦法出去幫你買禮物,這裡有一張卡,卡上有五十萬,你想買什麼就買什麼,就當是阿姨幫你慶祝你獲獎,好不好?”

她的笑容倒是無比溫柔慈愛,這種笑容本來就是當初沈家大小姐的招牌笑。

可是薄銘憶看著她那優雅得體的笑容,卻隻覺得渾身難受,並冇有拿那張黑卡,卻往後退了一步,抽出了手。

“謝謝麗淇阿姨,我……我已經拿到了獎盃,不需要其他的禮物了。”

薄淩宇在旁看著,明顯感覺到薄銘憶對沈麗淇難以親近。

沈麗淇一陣尷尬,笑著把卡交給薄淩宇,“淩宇,這是我的一點點心意,也算是我和允凝一起給孩子買個禮物吧……希望你能收下。”

沈允凝永遠是薄淩宇的軟肋,聽沈麗淇這麼說,薄淩宇的眼睛微微紅了,緩緩接過了黑卡,“我替小憶謝謝你。這孩子太內向,你不要怪他失禮。”

沈麗淇搖搖頭,輕輕摸摸小憶的頭髮,“不怪孩子,是我做的不好,這些年我就應該早點找到你們,也不至於讓孩子跟我這麼生疏。我多希望能彌補心裡他失去媽媽的空白啊……以後多帶他來,下次我一定準備好多玩具給他玩。”

沈麗淇的話中,透露出她想要在薄銘憶的生活中扮演母親這個角色的想法。

這讓薄淩宇的心很痛。

誰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父母雙全呢?可是他無法愛上彆的女人,所以一直單身至今。

薄淩宇離開醫院後,在車上心事重重地問薄銘憶,“小憶,麗淇阿姨對你一直很好,她跟你很親的,你覺得她怎麼樣?”-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