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家有萌寶:長腿爹地套路深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00章 難道你們是假分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岑近白笑著對依諾“噓”了一聲,然後和她一起坐下來,“聽說你今天親自來了,所以我就來看看你。”

他說著,還打量了依諾一眼,發現她的氣色似乎不錯。

“看見你精神好多了,我就放心了。”說著放心,可是他的眼神卻黏在依諾臉上,眼睛裡寫著“擔心”兩個字。

依諾看出他的擔心,不禁一笑,“我的傷口都長好了,最近靠食材進補,流的血也都補回來了,岑先生真的不用擔心。”

“你……怎麼會跟雲晟解除婚約了呢?”岑近白忍不住問,“我特意推遲了出差時間,準備了禮物,冇想到收到的卻是婚禮取消的通知。”

依諾驚訝地看了他一眼,對於岑近白這種日理萬機的人來說,能推遲出公差的時間,就為了參加薄雲晟和依諾的婚禮,這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我……”她怔了半晌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不是他不好,也不是我後悔了,我隻是迫不得已……”

她越是說不出個理由,岑近白越是覺得好奇,“你們是分開冷靜一下,還是,就這樣分手了?”

依諾訝然抬頭看了他一眼,“暫時分開還是徹底分手,這很重要嗎?”

岑近白的態度讓依諾徹底懵圈了,因為她覺得岑近白對她的關心已經超過了普通朋友的範疇。

“難道說……我和雲晟分手,會影響到艾博影業跟岑氏傳媒的合作?”她隻能這麼猜測。

岑近白的臉,突然紅了。

他突然坐得繃直,侷促地說道,“不,不會。你不要誤會,我關心你和薄雲晟是否分手,是因為……”

讓一個對感情不開竅、二十**歲還單身的古板男人,說出“我對你很有好感”、“我可以追你嗎”這樣的話,比讓他吃一塊能熏臭一條街的臭豆腐難一百倍。

“哥哥!”

就在岑近白心裡憋著一肚子的表白快要說出來的時候,身後傳來一聲清脆的呼喚,岑語彤像一隻盯準了獵物的鸕鶿,一下子撲到了岑近白的身後。

“你來看海選怎麼冇有告訴我呀!不然我就坐你的車來了!”

說著,她就衝岑近白旁邊的依諾眨了眨眼睛,然後看了一眼依諾裡麵的位置,“依諾學妹,早上好啊!”

依諾看見岑語彤眨眼睛,就明白了她的暗示,便起身往裡又讓了一個位置,彬彬有禮地微笑道,“岑學姐早上好,你和岑先生難道不是一起從家裡來的嗎?”

“不是,我哥剛下飛機。”岑語彤急忙垮了一步,坐在岑近白和依諾的中間,“哥,你應該還冇有吃早飯呢吧?不如你先去吃飯,趁現在海選還冇開始。”

岑近白剛想跟依諾好好談談,冇想到岑語彤竟然冒了出來,一肚子話也就隻好咽回去了。

“好吧,那……我先去吃早飯,依諾,你吃了嗎?要不要一起……”

“我已經吃過了,岑先生快去吧。”依諾笑著道。

岑語彤笑嘻嘻對岑近白揮了揮手,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閃著狡猾的光芒。

岑近白走了,依諾鬆了口氣,岑語彤更是鬆了口氣。

“我哥剛纔想說什麼,你知道的吧?”岑語彤眯著眼睛,笑得像想騙肉吃的狐狸。

“我不是很清楚。”依諾苦笑,“所以我纔會問他。如果我和薄雲晟解除婚約,影響到了我們兩個公司之間的合作,我會負責的。”

“你真的不知道?!”岑語彤瞪大了眼睛,有些懷疑地打量著依諾,“我哥他可是從來不八卦的!這麼明顯,你看不出來嗎?”

依諾愣了一下,心裡有一個念頭閃了一下,可是她最終還是不敢往男女關係那方麵去想。

岑語彤見她一臉茫然,才相信她是真的不知道。

“哎,算了算了,艾博和岑氏合作在先,你和薄雲晟的婚約在後,就算婚事能給兩家公司的股價帶來一定幅度的升降,在股市上來說也是正常浮動,你不需要負什麼責。”

簡單地帶過了岑近白的問題,岑語彤湊到依諾身旁,小聲問道,“所以,依諾學妹,你是真的跟薄雲晟分手了吧?不會再回收利用了吧?”

“嗯?”依諾以為岑近白剛纔的舉動就已經很讓人無法理解,冇想到岑語彤的話更奇葩。

“岑學姐,我還真不知道,我的婚事能讓岑先生和你兩兄妹的八卦之火燒得這麼旺……”她忍不住吐槽道。

岑語彤“噗嗤”一笑,然後絞著手指,有些忸怩地道,“哎呀,我跟我哥不一樣的……他是純屬八卦。”

“那岑學姐是什麼?”依諾勉強扯出笑容問。

“我目的很明確,”岑語彤又恢複了剛纔那種小狐狸一般的笑容,“我吧……你應該不知道,雲晟在美國留學的時候跟我哥哥走得很近,經常到我家來做客,那時候我覺得他對我有幾分好感,我也挺喜歡他的。但是因為一點誤會,我冇有機會表白心跡。”

“所以……”依諾有點懂了,“岑學姐想要確定我和薄雲晟是不是真分手了,是為了……”

“是為了把他追回來呀!”岑語彤開心的忍不住搓手,“依諾,你看學姐也一把年紀了,再不結婚孩子都生不出來了!你要是確定不要他了,我可就要下手了哦。”

“……”依諾被岑語彤這恨嫁的樣子弄得滿頭黑線,心裡就像是煮著一鍋醋似的,酸氣直沖鼻子。

“怎麼了,難道你們是假分手?”岑語彤追問。

“不……是真的分手。”依諾心酸地道。

“那就好,那就好!”岑語彤笑道,“那我就要展開攻勢了,最好速戰速決,像我和雲晟這樣年紀的人,可是不能再溫水煮青蛙,必須要快,然後才能在三十歲之前生寶寶。”

“……”依諾瞪大了眼睛,被岑語彤的腦迴路給震驚了,“這麼快……就想到生寶寶了麼……”

想起岑語彤當年留學的時候可是有個“撩妹狂魔”的稱號,為了給岑近白找女朋友、安排相親,她是使勁了渾身解數,坑蒙拐騙無所不用其極。

要是岑語彤把給她哥哥安排相親的勁頭用到薄雲晟身上,薄雲晟會不會“束手就擒”?

不可以啊!

依諾慌了,額頭鼻尖都急出了細密的汗珠,“岑學姐,其實我……”

岑語彤纔不會讓依諾說出任何理由阻止她,飛快地說道,“依諾,我知道薄雲晟這個傢夥是個難啃的骨頭,硌到牙了就放棄吧。我哥哥很好哦,你彆看他為人老成古板,但是他很會寵女生的,這是我的功勞。”

“啊?”依諾彷彿又回到了三年前,岑語彤在下課之後拉住她向她介紹岑近白的時候,“岑學姐!你不會又要把你哥哥介紹給我吧!”-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