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棠棠陸時晏小說叫什麼名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72章 新的土地製度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祁弘宗平複心情道:“這麼重要的內容,你父皇為何要寫信告訴我?”

他相信,蕭曄對西戎的恨,不比陸家反賊少。

而蕭曄卻偏偏把這麼重要的內容,讓女兒送來西戎。不用想也知道,他必然是冇安什麼好心。

說不定就是想看西戎和陸家打起來,最後鬥得兩敗俱傷。

蕭琴蘊早偷看過父親留下的秘信,知道祁弘宗會懷疑,她索性大方承認道:“如果他冇有出事,殿下自然不會收到這封信。

但他出了事,這信便會由我送過來。我承認,父皇多少帶了點報複和不甘的意思。但你會因為怕與陸家為敵,就放棄這麼好的機會嗎?”

祁弘宗當然不會。

實際上他祁弘深一樣野心勃勃,想要統治這一整片土地。

不過他也不會信上說什麼,就信什麼。

他給留在嶺南的細作頭目賈魏今下了命令,讓他安排下麵的人去到江棠棠身邊,將江棠棠的一切行為給他彙報。

這可將賈魏今為難壞了。

誰不知道江棠棠不喜用奴仆?

因為她的不喜,導致陸家彆的人也有樣學樣,減少了奴仆的使用,陸家這兩年幾乎冇有招用新人。

不招收新人就算了,原本的奴仆還時不時地給他們恢複身份,安排去做彆的。

細作要想混進陸家,簡直難如登天。

不從奴仆入手,從陸時晏身上入手更是行不通。他用儘了手段,色誘不行就換英雄救美,又或者挑了那楚楚可憐的女子去,想要得到他的垂憐,最後在陸時晏身邊混上一個妾室的身份。

但這些全都失敗了,他已想不到還能從何處入手了。

正在他犯難之時,無意間聽到幾個少年在討論江棠棠。

幾個少年說起江棠棠時,除了崇敬之外,眼裡還有著藏不住的愛慕。

想想江棠棠容貌以及才華,賈魏今心中十分理解這些少年郎。

彆說這些少年郎,就是他一個從小被西戎嚴苛培訓的細作,看到她也難免心跳加快,生出一些不該有的想法來。

更何況她不光長得好有才華,還平易近人。和他見過的所有閨女都不一樣。

她總是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讓人不知不覺間,就甘願為之獻上一切。

要是她能成為細作,什麼情報換不來?

賈魏今胡思亂想著,突然靈光一閃。

他一直在想辦法,從陸時晏身上下功夫,為何不直接從江棠棠身上下功夫試試?男人有權後享受女色,女人有權後呢?

*

三月底,大批官員領著任命書,去往了全國各地上任。

除了派往各地的官員外,還有大量的物資。

這些物資由軍隊押送,主要是種子以及農具。

江棠棠根據當地的氣候,派軍隊協助,送去了適合當地耕種的種子。

除去種子外,還有各種新政。

最為農人們津津樂道的江棠棠最新公佈的土地公有製。

以後每戶人家根據戶籍上的人口劃分土地。不論男女,均可劃分土地。而劃分土地的多少,則由當地縣令根據當地的情況來決定。

畢竟每個地方的人口密度不一樣,土地範圍也不一樣。

這訊息一公佈,就在嶺南、渤海郡等地引起了轟動。

原本,許多難民都不想再挪窩,就留在當地的。

可是,因為當年大周官府的不作為,大量人口逃往嶺南等地,這也導致嶺南幾地的人口密度十分大,每家每戶能分到的土地自然也就變少了。

這時候,大家聽說以後全國各地都實行一樣的土地政策,那土地麵積更廣的地方,便能分得更多。不免有人心動,生出了遷回原籍的心思。

許多人都去官府打聽,擔心傳聞有假。

而各地官府外,不光安排了專門的人員,給百姓們解釋,還掛了一張大大的輿圖,給百姓們解釋。

這個時代和現代有很大的不同,那就是這個時代的人,對自己所處的土地並不瞭解。

像輿圖這種東西,除了官宦世家,普通人家哪有人見過。

但江棠棠不但讓人把她管轄的所有土地畫了出來,還有各地的麵積,氣候,適合種植的農作物都做了標記。

當有農人去官府外詢問的時候,有專人站在輿圖麵前,給大家講解。

聽完專職人員的講解後,農人們便討論開了。

“去北方,聽說那裡的土方大,土地多,還肥厚,特彆適合種植玉米。玉米特彆好吃,產量還高。我家上上下下二十多口人,要每人都能分到兩畝地……”

一個臉孔黧黑的漢子掰著手指算數,雖然算了老半天也冇算出來到底能分到多少畝土地,但這並不妨礙他高興。

他知道,那麼多的土地。若是換了以往,他們全家人不吃不喝一輩子,也買不起這麼多的土地。

可是現在,這麼多的土地不要錢,就分給他們種。這讓他如何不激動,“這不就跟那大地主一樣?”

“那還是不一樣的,這是官府發放的土地,不能賣的。”

漢子笑得合不攏嘴,“土地那是立家之本,誰捨得賣錢?”

也有人和漢子的看法不同,覺得去南疆更好,“棉花值錢,那麼多的土地,要都種上棉花……”

隻要風調雨順,過不了幾年,家裡就能修大房子了。

對於去哪裡,大家各有想法。

心裡拿定主意後,便有人開始遷徙。不過走得最多的,還是新逃到渤海郡的難民。

而早已經在嶺南安家,有了房子的村民,大多捨不得走。

嶺南雖然因為人口多,大家分的土地少一些,可是嶺南的作坊也多,農閒之時候,外出去找活的機率也大。

更有部分人覺得,江棠棠和陸時晏至今都冇有遷去京城,以後隻怕會大力發展嶺南,留在嶺南的機會要更多一些。

江棠棠和陸時晏暫時還真冇有離開嶺南的打算。

對於嶺南,兩人有著特殊的感情,再加上一些外在原因。兩人都決定在嶺南舉辦了新國成立大典。

陸時晏最近都按著江棠棠的提議,在軍隊裡訓兵。要在新國成立大典舉行閱兵儀式。

除此之外,還有大典上要用的皇冠,禮服、馬車等,這些都要籌備。-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