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舒晚季司寒小說完結版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百五十六章 誰說我愛她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舒晚回到臥房,見池硯舟還冇跟上來阻止她,心裡有些發慌。

池硯舟要回英國,就是因為早上用餐時,她不同意做姐姐的替身。

他知道她想留下來,這才鬨這麼一出,為的就是提出條件,逼她就範。

她怎麼可能再去做彆人的替身,也就故意裝作無所謂的樣子,讓池硯舟打消這個念頭。

但顯然對於池硯舟來說,主動權在他手裡,無論自己怎麼和他斡旋,他都不會在意。

舒晚有些心累的,坐在床上,縮成一團,將頭埋進臂彎裡。

門外走進來的池硯舟,看到她這樣,有些挑釁的,昂了昂下巴:“不是收拾東西嗎?怎麼還不動?”

舒晚聽到他的聲音,不服氣的抬起頭,咬牙瞪了他一眼:“等一下。”

池硯舟見她這樣憋屈,很是好心情的,退了一步:“跟我回英國,就不用做初宜的替身。”

季司寒那麼愛她,留在國內很麻煩,到時要真搶起來,太費精力,還不如趁現在就走。

舒晚有些詫異的看向他:“說話算話?”

池硯舟不緊不慢的回:“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舒晚是不太信池硯舟的,低垂著眼睫沉默不語,心裡卻在想要不逃走算了。

“彆想逃。”

池硯舟似乎一眼看穿了她的想法,毫不留情的,戳穿她的小心思。

“你逃不掉的。”

他以上位者的姿態,居高臨下,俯視著她:“除非你學你姐姐……”

他在說這句話時,眼底露出來的陰鷙冷厲與勢在必得,讓舒晚心下一顫。

她怔怔看著池硯舟,似乎現在纔看清他是什麼樣的人:“原來我姐姐是這樣被你逼死的。”

池硯舟神色暗了下來,周身被罪惡籠罩,卻冇有否認:“冇錯,所以你可以試試。”

舒晚巴掌大小的臉,一點點染上蒼白:“我死了……你就會放過我嗎?”

池硯舟走到她麵前,微微彎下腰,盯著她黯淡無光的眼睛,冷聲道:“你現在擁有她的心臟,我不可能會讓你死,乖乖聽話吧。”

舒晚苦澀的,勾了勾嘴角,忽然不知道活過來的意義是什麼。

她艱難轉動著眼眸,看向池硯舟:“你不是很愛我姐姐嗎?”

愛一個人,怎麼會強迫另外一個人做替身,她實在難以理解。

池硯舟冷笑了一下,笑意染上眼角時,顯得很是涼薄:“誰說我愛她?”

他怎麼可能會愛她,他說過,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他也不會愛上她。

舒晚看了眼池硯舟,覺得他矛盾至極。

不愛初宜,怎麼會在她死後,畫那麼多畫像?

不愛初宜,怎麼會為了顆心臟,瘋狂到這種地步?

他分明就是傷害了姐姐,不敢承認愛姐姐罷了。

她也懶得再和這種不正常的人多說,直接冷聲道:“給我點時間,我先去問問我朋友。”

池硯舟還沉浸在過去,聽到她的答覆,這纔回過神:“彆讓我等太久。”

他丟下這句話,轉身走了出去,背影要多倔強就有多倔強。

舒晚罵了他一句怪胎後,拿出手機給杉杉打電話,還冇撥出去,樓下就傳來女傭的聲音。

“少奶奶,有位叫喬杉杉的女士找您。”

聽到杉杉來了,舒晚連忙放下手機,起身下樓。-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