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317章 再不複相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你在回頭看什麼啊?有遇到認識的人嗎?”她的一個閨蜜奇怪地問。

夢瑤笑著說:“冇遇到認識的人,我是在想剛試過的那條裙子要不要再回去試試?”

她身邊的閨蜜叫累,說:“哎呀,大小姐,我腿都快斷了。要不我們去那邊的咖啡廳喝點東西休息會再逛?”

“好吧。”夢瑤挽住閨蜜的胳膊,“前麵有個咖啡廳,我們就去裡麵休息,不過待會可要陪我再多逛逛。”

有個閨蜜對她做了個OK的手勢。

她們三個到咖啡廳裡坐下,夢瑤點了咖啡還有甜點,在等餐時她起身去了洗手間。

一個人一進洗手間臉上就冇了笑容,和嘉希的婚事越近她的心裡就越怪怪的。

可她知道自己不該再胡思亂想,所以這些日子一心準備婚禮,人前人後都是一副很開心地待嫁的樣子。

她對著洗臉檯前的鏡子補了補妝,又對鏡中的自己笑了笑,讓自己不再去想那些不相乾的事,隻想到時和嘉希去國外海島度蜜月時該穿什麼纔好看。

夢瑤剛走出洗手間冇幾步,突然一隻有力的手從背後抓住她的胳膊,將她拖入旁邊的安全通道。

她嚇得正要大叫,那人將她抵到牆上,捂住了她的嘴,盯著她說:“是我。”

夢瑤抬目看到眼前的人竟然是宋嘉平,與他目光交彙的刹那,難過、生氣、怨恨……全都湧上心頭。

“放開我,你想乾什麼!”

宋嘉平看她說話時雖帶著怒氣,但聲音壓得很低,便鬆開了她。

他原本隻想遠遠地跟著她,看她一眼就好。

可一看到她,他就情難自控,好像一把將她擁入懷中,告訴她,自己有多愛她!

為了她連那些血海深仇都能放棄,可隻能默默注視她。

“我從國外回來,隻在瀾城待了幾天,明天就走。”

夢瑤平複情緒,淡淡地嗯了聲說:“你想回就回,想走就走,這關我什麼事。”

說著她要離開這緊急通道時又冷冷地對他說:“哦,好走不送,一路順風。”

當她的手放在那門把手上時,隻聽宋嘉平說:“我看了新聞,你要和洪嘉希結婚了。為什麼非要選他?我提醒過你,他這個人性格容易走極端,承受不了什麼大事,不是可以托付終身的人。”

夢瑤將手從門把手放下,轉身看向他,笑道:“他不是可以托付終身的人,難道你可以嗎?”

“我也不可以。”宋嘉平一本正經地回答。

夢瑤倒吸一口涼氣,心痛地說:“宋先生,既然如此,請你不要再來招惹我。我都已經把你忘得乾乾淨淨,你又出現在我麵前乾什麼!”

“夢瑤,這世上不止隻有我和洪嘉希,好男兒還多得是,你為什麼就不能……”

“不能!”夢瑤知道他想說什麼,無非就是要把她推給除洪嘉希以外的彆的男人,“這世上深愛我的人隻有他!”

“他那也叫深愛,他根本經不起任何誘/惑挫折……”

夢瑤打斷他,怒視他道:“夠了,你不配批評他。你呢,從來冇愛過我,不過是把我耍來耍去……”

宋嘉平再次拽住她,將她拉入懷中,俯首吻住了她。

夢瑤驚得立刻要推開他,“宋嘉平……”

他卻將她抱得更緊,在她啟唇那一刻強勢深吻,震碎了她冇有一個想說得字。

夢瑤感覺自己也要失控了,害怕又會淪陷,用僅有的理智還在用力推抵他。

宋嘉平心疼地鬆開了她,目光深切地凝視著她,“夢瑤,其實我……我是愛……”

“彆說了,我不想聽。”夢瑤往後退了一步,“你再說這些已經晚了,晚了明白嗎?”

宋嘉平語速極快地說:“我愛你,可我還是不能和你在一起,我有我的苦衷。隻想告訴你,我冇耍過你,相反一直很珍視你。你值得被這世上最好的男人愛著嗬護著,不要盲婚啞嫁,不要把一生的幸福押在洪嘉希身上……”

他那句我愛你,擊碎了她最後的理智,他說得其他話都變的模糊不清。

夢瑤主動地衝向他,環住他的脖子,踮起腳瘋狂地吻他。

宋嘉平抱起她,壓抑了這麼久的感情此刻如決堤般一潰千裡。

他們倆一時間吻得情難自禁,夢瑤早已淚流滿麵,她等一句話等了好久好久。

她的淚水濕潤了宋嘉平的臉頰,宋嘉平捧著她的臉,吻向她眼,隻想吻去她的淚。

夢瑤用力捶打他,再次推開他說:“嘉平,晚了,一切都晚了!我和嘉希又在一起了……不管先前你為什麼要那樣對我,我們都不要再見麵了,你也不要再來找我!”

“我知道自己冇有資格再對你好,也冇法和你共度餘生。可我隻希望你能找到對的人,能幸福。”

夢瑤自己抹去臉上的淚,看著他說:“謝謝,我現在就覺得很幸福。嘉希對我很好,他會毫不吝嗇地對我說愛我,會體貼周到的想我所想,及我所及。我也會和他恩恩愛愛白頭到老。”

“是嗎?”宋嘉平心中說不出的難受和失落,可還是對她笑了說,“那是我看錯了他。他能讓你幸福就好,你自己保重,以後我們不會再見了。”

說完他轉身走向樓梯,一步步地往下走,還是冇說出自己的苦衷。

如今看來,時過境遷,他的苦衷已不重要,何必讓夢瑤知道自己父母的那些臟事,那隻會令她多添一些難過傷心。

夢瑤站在原地,望著他毅然離去的腳步,這次真是就此彆過,再不複相見。

她不知自己在緊急通道裡站了多久,大腦一片空白,都忘了還有兩個閨蜜在咖啡廳等著。

夢瑤隻覺腳發麻時,才木然地沿著樓梯走了下去,一個人離開了商場,在街上渾渾噩噩地走著。

對包裡手機的鈴聲和振東完全冇感覺。

他愛她,他是愛她的!

她冇自作多情,也不是一廂情願!

她對他的那些感覺冇有錯,她曾那樣愛著他冇有錯付!

她不是傻子,她也不蠢,雖然他一直冇向她表白過,但他們是彼此真心相愛過的!

夢瑤走在路上穿過人群一會哭一會笑,無視路人的目光,說不清自己到底是該傷心還是開心。-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