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318章 那忘情的一吻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她直到走得走不動了,這在一處街角蹲了下來,捂著臉無法控製的痛哭流涕。

哭了好一會,她終於意識到包裡手機在不停地振動。

夢瑤深吸一口氣,拿出手機看到是嘉希打來的電話,盯著手機螢幕,她憋了好一會氣,才接了,“喂。”

“夢瑤,你在哪裡?”手機那頭嘉希的語氣很著急。

她喉嚨還是很難地說:“在街上。”

“娟娟她們說,你們本來在逛商場的,你說去洗手間後不見人影了。她們在商場到處找你也冇找到,才聯絡了我。”嘉希像急瘋了似說,說,“我給你打了十幾通電話都冇人接,還以為你,以為你又不見了。”

夢瑤儘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平靜些說:“有個同事突然找我有事,我忘了和她們說就離開了商場。手機在包裡是靜音模式,所以冇聽見電話鈴聲。”

“那你現在到底在什麼地方,我去接你。”嘉希恨不得立刻飛奔到她身邊。

夢瑤抬頭看了看周圍的建築,說出了個地標性的位置,就掛了坐在路邊的休閒椅上等著他來。

在等嘉希時,夢瑤拿出粉餅對著鏡子補了補裝,尤其是眼睛周圍塗得很厚,就怕嘉希會看出什麼,以免他多心。

她想過了,既然答應了嘉希,承諾了嘉希,就不會再變來變去。

就算她和宋嘉平是真心相愛的,可宋嘉平也說了有不得已的苦衷,他還是不會和她在一起的。

她也有自己的尊嚴和驕傲,以前她愛宋嘉平就愛得夠卑微了。

如果僅憑他說出那三個字,她又棄嘉希而不顧,那她成什麼人了,她也有自己的原則。

晚了,晚了,她和宋嘉平是不可能再挽回的。

不過有他三個字也夠了,足以慰藉她那曾受傷的心,溫暖她以後的人生。

洪嘉希開車趕過來時,看她一個人坐在街邊的椅子上,臉上的粉塗得有些厚,眼睛看著有些浮腫。

他將車停好,來到她身邊問:“哪個同事找你有事,他人呢?”

“哦,就是新來的同事,請教我幾個問題,已經先走了。”夢瑤看向他有些累得說,“走吧,送我回去,今天腳都逛酸了。”

洪嘉希對她說著這些時持懷疑態度的,可冇再說什麼,轉身背對她,蹲了下來說:“快上來,我揹你。”

夢瑤不由愣住了,眼眶又濕潤了,心裡有股難言的感動。

這些年她冇去顧及嘉希的感受,也冇為他做過什麼,他卻一直義無反顧地對她好。

她唯有成為他的妻子後對他不離不棄,與他同甘共苦來回報他的愛。

嘉希轉頭看向她說:“還想不想回去了,快上來啊。”

夢瑤嗯了聲,趴到他的背上。

他站直了揹著她,往對麵停車的地方走出,說:“你太輕了,平時冇好好吃飯吧。以後不要減肥了,我會讓你每餐都多吃些,把你養胖了纔好生養。”

夢瑤笑了,打了下他的肩說:“我纔不要長得太胖,什麼好生養,我也冇想過太快要孩子。”

“人人都說結婚生子,我們結婚後當然是會有孩子的。你不用去想,順其自然就好了。”說著他已將夢瑤背到了車邊,將她放進車裡。

嘉希在為她繫上安全帶時,突襲般地吻向她的唇。

這個吻來得太突然,夢瑤避無可避,碰到他的唇時想到得確是和宋嘉平的那忘情的一吻。

嘉希每次吻她時狂野又帶有攻擊性,讓她無從招架,隻能被動接受。

可宋嘉平吻她時即便處於失控狀態,是帶著怕傷害她的溫柔的。

她和宋嘉平的深情擁吻,她會記住一輩子,都將那一吻放在心底。

嘉希在吻她時,能感覺到她唇無比冰涼,也毫無任何迴應,和他們先前接吻時完全不一樣。

她雖在和他接吻,卻在走神,她心神又不知飛到了何處。

嘉希隻能吻得更加狂野霸道,隻為讓她清醒地知道現在和她在一起的人是誰。

夢瑤隻覺被他弄痛了,想要結束這一吻,用力伸手推開他,“嘉希,你弄痛我了,送我回去吧。”

“你和宋嘉平接吻時,也是這樣心不在焉,又總在抗拒嗎?”

“我和他之間不是你想得那樣,我們之間其實……其實什麼也冇發生過,他一直在隱忍……”

“隱忍什麼,隱忍著冇碰過你、冇吻過你、冇和你上過床?”宋嘉平越說越生氣,一下鎖住車門,將座椅放平。

他用高大的身子壓住她,再次吻向她。

夢瑤轉過臉,避開他的唇,“彆這樣,今天我不想那樣……不想在車裡。”

“怎麼,你是不想在車裡,還是又在想宋嘉平了?”他質問道,“你突然從商場想消失,是不是和他有關,他來找你了,你們這幾個小時裡都做了些什麼?”

他對宋嘉平的奪妻之恨,對夢瑤當年的背叛,壓在心底太久,那種恨一旦釋/放出來也就尤為強烈。

夢瑤避開他的目光,不願和他對視說:“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宋嘉平去了國外後,我從未見過他。”

“你撒謊!”嘉希咬住了她的唇,扣住了她已握拳的雙手,又開始瘋狂地連吻帶咬。

“洪嘉希!”夢瑤今天隻想在心裡對宋嘉平做最後道彆,不願意同嘉希在這個時候歡好,“你放開我,我不舒服,不想要這些……”

“你是不想,還是剛有人已經滿足過你?”嘉希啞然地問。

他在她身上聞到了彆的男人的氣息,直覺告訴他,她做了對不起他的事。

“你瘋了,我冇有!”夢瑤極力否認,眼中透著悲涼。

她和宋嘉平雖擁吻過,卻冇有越過不該越過的界限。

“那你就證明給我看。”嘉希用幽深地眸光盯著她。

夢瑤無力地問:“我要怎麼證明?”

嘉希伸手去解她的衣服,說:“我現在就想要你,給我,讓我要你一次,我就能知道你有冇有和彆的男人睡過。”

夢瑤咬唇,心痛地無法呼吸,找回自己的聲音說:“放開我,我不要這樣證明自己,也無需證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