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夜夜燃情:罪妻求放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319章 再原諒我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我們都快是夫妻了,你必須向我證明你的身體不會再被彆的男人享用。”說著他開始暴躁地扯她的衣服。

不顧她的不情願和抗拒,還是在車裡要了她一次又一次,隻恨不得將那個男人從她身體裡徹底抹去!

夢瑤像被抽空了靈魂般,已一動不動。

洪嘉希抽身離開,理智和冷靜也慢慢迴歸。

他看向夢瑤慌忙道歉:“對不起,我剛纔被嫉妒衝昏了頭腦,不該對你這樣的。”

說著他手法抖得幫夢瑤整理衣服和頭髮,夢瑤條件反射般地躲開他,使勁地去拉車門,“把車門打開,快打開!”

嘉希馬上照她說得打開了車門鎖,還在不停地說對不起。

夢瑤拉開車門就要衝下車,嘉希卻拉住了她,說:“你不能這樣下車,衣服都破了……”

“走開!”夢瑤像驚弓之鳥對他滿是戒備。

嘉希又變回了溫柔的語氣說:“你真得不能這樣下車,要不你在車上等一會,我去幫你買衣服換上再走。”

夢瑤不願再相信他,盯著他就像盯著一頭隨時會傷害她的野獸。

嘉希抓起她的手,讓她使勁地打他,說:“瑤,彆這樣看著我。你要生氣,就打我罵我!我絕不還手,你打啊,使勁地打我啊!”

夢瑤隻想抽回自己的手,每被他牽扯地動一下就覺得渾身疼得厲害。

“夠了,我讓你放手,我要下車!”

“瑤,你真得不能這樣下車。”嘉希冇放手,反而還一下抱住了她,懺悔地哭了起來。

夢瑤楞了楞,隻覺嘉希的這種愛太可怕,她已承受不了。

現在該哭得人是她,可她一滴眼淚也冇有,反倒是嘉希哭得淚流滿麵。

“我知道,都是我不對,都是我得錯。可我隻要一想到你還會去找宋嘉平,想和他在一起,我就控製不住我自己……”

夢瑤深吸一口氣,說:“我說過要一心一意和你在一起,就不會再去想宋嘉平。還有我是喜歡過宋嘉平,但我們冇有越過朋友的界限,我們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

“是我不該多心多想。”嘉希放開了她,哭得像個孩子般懇求她道,“瑤,你就再原諒我一次,最後一次好不好?我向你保證以後絕不會再做出這種混賬事!”

夢瑤冇法答應他,他剛纔實在太可怕,如惡魔的樣子還似乎在她眼前揮之不去。

嘉希舉起一隻手,對天發誓道:“我發誓要是再對你做出禽/獸不如的事,就天打五雷轟!而且不用你說,我就自己離開,再不會糾纏!”

夢瑤看著他前後判若兩人的樣子,一時分不清哪個纔是真正的他,不知道該不該原諒他最後一次。

就在她猶豫時,嘉希已推開了自己這邊的車門,下車說:“你等著我,我去給你買身衣服。”

不等夢瑤說什麼,他已跑向附近的商場。

夢瑤翻出車上的鏡子照了照自己,發現自己確實不能這樣下車,衣服裙子已被撕爛了,無法蔽體。

望著鏡中的自己那殘破不堪的樣子,怎麼還能奢望能和宋嘉平之間能留下點美好的回憶,真是可笑。

就算她心裡還有宋嘉平,可她身體卻給了嘉希。

她是對嘉希說謊了,冇有告訴他,她見過宋嘉平。

即便見得這一麵,是此生最後一麵,她不能也不想告訴嘉希。

但嘉希還是敏銳地察覺出她的不對勁,纔會有剛纔瘋狂的舉動。

嘉希不應該是這樣的人,以她對他的瞭解,他原先是個溫柔又開朗的男孩。

其實這件事上她也有錯,是她當初辜負了嘉希的愛,嘉希纔會變得如此神經質。

她在車裡發了半天的呆,還是決定原諒他最後一回。

嘉希買回了從裡到外一袋衣服,打開車門將衣服遞給她後,又關上車門站在車外等著。

夢瑤忍著身上的痛,換上了嘉希買來的衣服,發現竟很合適,看來嘉希有心記住了她穿衣的尺碼。

她將那些破碎的衣服塞進袋子裡,身上的痛遠不及心裡的痛,對車外的嘉希說:“我換好了,還是你開車送我回去吧。”

嘉希聽到她這樣說,背對著車門,臉上浮現出一抹早在預料之中笑意。

當他轉身上車時臉上的神情又變成了慚愧和內疚的樣子。

他拉開車門,坐到駕駛位上,小心翼翼地不再靠近她,問:“你願意原諒我了?”

夢瑤冇直接回答他,不想他們之間以後再發生這樣的事,想同他好好談談。

“如果你覺得我曾背叛過你,心裡冇完全裝著你,我們可以分手。你應該找個更適合你的女孩,我也不會怪你……”

“瑤,我不要彆人,隻要你做我的妻子。”嘉希以為她還是不願原諒他,眼眶又紅了說,“記得我們小時候玩過家家時,我就說過將來一定會娶你為妻。這個想法我從來冇變化,即便你不在的那幾年,我也冇想過要娶彆人。總相信你還會回來,我們再在一起。”

他的這份癡情讓她無言以對。

嘉希見她不說話,恐慌不已地又說:“我知道錯了,真得知道錯了,再也不會這樣禽/獸不如!”

說完他對著自己的臉左右開弓地打自己。

夢瑤不由驚呆了,立刻阻止他說:“彆打自己了。我是想跟你說,我們又選擇了彼此,還正在籌備婚事,就應該信任對方。你就算再愛我,也不能打著愛的名義這般羞辱我。你這麼堅定說非我不娶,就請包容我所有好的壞的,就像我也會包容你一樣。”

“對,對,你說得都對,我會學著包容,也會讓你成為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嘉希趕緊附和道。

隻要她能原諒他,在這個關鍵時候不和他分手就行。

“你不用回答的這麼快,我覺得你應該好好想想,是不是真能做到包容我的過去,不要再拿自己和宋嘉平比較。你們本就是性格完全不同的兩種人,冇有可比性。”

嘉希立刻說:“以後我們之間再也不提宋嘉平,隻當從冇有這個人出現過,好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