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強獄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百三十六章 太囂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不幸運的是,蘇晨如果活在武道昌興的古夏,興許是一個武狀元,或者是一個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將軍,而在現代,他也隻是一個有一點武術的普通人罷了。

一夫當關可能有,但絕對不會萬夫莫開。

因為現在的萬人軍隊,絕對能夠將一個六品的武者,活活圍毆死。

都不用什麼現代武器,將防彈衣一穿,再開上軍用車,直升機,就像是遛狗一樣,能夠將一個武道高手給活活耗死。

這就是武者的悲哀。

而為什麼說,是他們的幸運。

他們世家有這樣的武者嗎?

不用質疑,百年世家,可能百年纔出一位,但是千年世家裡麵,一定會有宗師坐鎮。

但是現在的宗師用處小太多了。

武者,作對廝殺,肉搏的王者。

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內勁外放,抵擋子彈。

但是還不至於連炮彈,破甲彈,炸彈都能完全無視。

所以武者註定是一群隻能夠隱居深山,或者是成為家族供奉,給世家子弟打工的人。

幸運的是何三爺生與這個時代,根本不用怕蘇晨一個人衝進來,將他們進行所謂的“斬首”行動。

“唉,這個世道,就是這樣嘍。”

有些傳承裡麵的糟粕,註定淘汰。

然而何三爺也隻是來得及感歎一句罷了。

“蘇家的那個小子,就是陳百歲的那個徒弟,他到京都了?”

京北監獄長微眯著雙眼,手裡夾著一根特供的香菸,抽了一口,問道。

他的屬下恭恭敬敬的報告資訊。

一個人進入京都,絕對不會有那麼大的動靜,還會惹來眾多勢力的關注。

除非這個人的身份本身就不一般。

有的人,關心的是他和李家的婚約。

有的人,抱著看戲的心態,想要看何家是怎麼對付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的。

當然有人想要做掉蘇晨,就有人想要拉他一把。

比如說這個京北監獄的監獄長。

同樣是監獄長,他們京北,收的是那些欺上瞞下,收受賄賂的大官居多。

小打小鬨,到不了這裡來。

同時,聽他的口氣,是和陳百歲,也就是蘇晨的師父是有些交情的。

“是的,他已經到了。”

“據說是特意上京都,到李家退婚的。”

“居住的是橙子酒店。”

典獄長將菸頭掐掉,點了點頭,又問:“那個酒店,我記得是錢家名下的吧。”

“是的。”

京北的典獄長好像冇有主動去聯絡蘇晨的打算。

畢竟在他看來,那隻是小輩。

更何況,現在陳百歲已經昏迷不醒了。

咚咚咚。

監獄辦公區裡麵,突然有人疾步走來。

哆哆。

敲開了監獄長的房間門。

“報告監獄長,最新的訊息。”

“國際站場那邊,斯特國出動了人造人,襲擊了我們夏國的大本營,您的老友陳百歲生死未知。”

“另外,京都傳過來的最新訊息,李家的長子,李弦已經帶著武道高手去了橙子酒店。”

“請監獄長示下。”

監獄長坐了下來。

他思考了兩分鐘,嘴裡麵忍不住喃喃:“李家動了。”

“李泰山和李弦這父子應該都是想要殺了蘇晨的。”

“何家更不用說,何金就是死在了這小子的手裡麵。”

“哎,頭疼啊。”

“老陳,你的這個弟子,我怕是救不了了,等明天訊息出來,我去給他收屍吧。”

監獄長很難做。

特彆是他不像陳百歲和蘇晨那樣,能夠鎮壓監獄所有犯人的時候。

京北之地,挨著四大家族族人居住處。

況且他的監獄裡麵收下的,都是一些高管高官,誰冇有一個恐怖的背景呢。

他隻能夠默默的給老友祈禱,然後再為那個冇有見過麵的小輩,在心底說一聲抱歉,大不了以後多給他燒一些紙錢。

“那個蘇晨在橙子酒店鬨出的動靜不小。”

“白天還大搖大擺的在幾個世家的府邸麵前晃悠了一圈。”

某一間庭院裡麵,青龍和玄武在下著象棋。

朱雀站在旁邊,說著京都裡麵今晚上最熱鬨的事情,同時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這人實在太囂張了,生怕讓人不知道他是九嶷山出來的一樣。”

“我提議讓龍組的人教訓他一頓,將他丟回九嶷山監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